三亞建模擬“山洞” 引來野生金絲燕安家

2019-08-16 08:08   來源: 海南日報

  7月25日,在三亞鹿回頭風景區人工模擬金絲燕“山洞”的燕窩中,還沒睜開眼睛的金絲燕雛燕依偎在媽媽身邊。海南日報記者 武威 攝

  原題:三亞建模擬“山洞”,引來一度銷聲匿跡的野生金絲燕安家

  似曾相識燕歸來

  今年7月,三亞鹿回頭風景區人工模擬金絲燕“山洞”迎來了第一只金絲燕“寶寶”。這個模擬“山洞”是2018年海南省重點研發計劃《三亞西南沿海金絲燕種群恢復與燕窩研發》的項目實施地點,通過人工模擬建造野生金絲燕適宜棲息環境,引燕歸來。目前,這里共發現20只金絲燕,已成功筑巢5個。

  金絲燕在三亞大眾視野曾消失多年,在相關人員近10年的努力下,這一珍稀鳥類再次歸來安家“鹿回頭”。那么,引歸是如何進行的?背后有什么故事?它的回歸會帶來什么?今后還將開展哪些研究?海南日報記者專訪了項目組主要負責人及專家,聽他們講述這段人與燕的情緣。

  它是什么寶——

  爪哇金絲燕 我國珍稀物種

  褐色的背部羽毛、狹而尖的翅膀、微彎且開闊的小嘴,又大又圓又亮的眼睛……推開海南省大洲金絲燕研究所所長林斌辦公室的門,只見桌上的照片、書柜里的書、墻上的宣傳畫,到處都印有這種可愛的小生靈——爪哇金絲燕。

  2009年,那時林斌已經52歲,這位畢業于南京林業大學的高級工程師數十年來一直從事林業工作,就在這一年他開始了金絲燕的實證研究。

  “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在《本草綱目拾遺》一書中看到了這樣的記載:‘崖州海中石島有玳瑁山,其洞穴皆燕所巢。’我當時猜測這里的燕應該就是金絲燕。”林斌回憶,為了尋求旁證,他查閱了清朝張嶲、邢定綸、趙以濂著的《崖州志》,果然也有金絲燕的記載:“乳于巖崖者為土燕……東西玳瑁洲皆有之”。這個版本的《崖州志》后來由文學家、歷史學家郭沫若點校過,可信度較高。東西玳瑁洲也就是如今三亞的東島、西島。林斌認為,這些資料證明了三亞的環境適于金絲燕生存,他決定開展有關金絲燕的實證研究。

  2011年,林斌與幾個志同道合的專家一起成立了海南省大洲金絲燕研究所,這是我國最早專門從事金絲燕及燕窩的研究單位之一。

  金絲燕,蹤跡神秘,通常筑巢于山洞或海岸洞穴上,因其腹部的羽毛在陽光下呈現金黃色,故而得名。它盡管腳爪鋒利,但不能站立,可辨別回聲,在黑暗中可根據不同的聲音作出反應,能在漆黑的山洞中自如飛翔。

  “一對成年的雄、雌金絲燕一旦結合,就會一直在一起生活,不離不棄。”中國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學院教授、博導石旺鵬曾多次到海南實地考察金絲燕,他把金絲燕喻為忠貞不渝的“愛情鳥”。

  廣州中醫藥大學醫學博士、中藥學研究員蔣林對金絲燕有深入研究,他用“回家習性”的術語來描述金絲燕的執著與衷情:金絲燕在判斷其棲息地安全后,便會在傍晚時分,成雙成對地回巢。

  爪哇金絲燕為我國珍稀物種,海口畓榃濕地研究所所長、海南觀鳥會顧問盧剛對海南金絲燕進行過觀測。據他介紹,我省金絲燕主要分布在萬寧、三亞、東方,根據現有這3個分布點的統計,目前有近百只野生金絲燕。

  緣何燕歸來——

  善待一只燕 帶回三十只

  爪哇金絲燕在三亞再次安家,這其中既有相關人員的努力,更有奇妙的機緣。

  2013年,海南省大洲金絲燕研究所在亞龍灣森林公園建立了金絲燕試驗基地。因為不確定三亞是否有野生金絲燕,于是該研究所引進燕蛋,用孵蛋機孵化,并養殖一些昆蟲供雛燕食用。同時,基地還架起了網。

  2014年9月9日,一個“不速之客”改變了這一切。

  當天午飯時,試驗基地員工宿舍飛來一只野生金絲燕。人們紛紛放下碗筷,起身想看個究竟。那只金絲燕轉了一圈,徑直進了臥室,居然鉆入了蚊帳。房屋的主人正是林斌。

  在外出差的林斌,一聽說自己房里突然飛來了金絲燕,就跟得知貴賓蒞臨一樣,當天下午迅速趕回三亞。

  朋友開玩笑:林姓、林業大學都與“樹林”相關,這可能是金絲燕“投奔”林斌的緣由。

  熟知金絲燕“胃口”的林斌,回家后連忙到附近的樹林里去抓了一些小昆蟲回屋。

  有人建議,把這只外來的金絲燕也“圈養”起來,林斌卻不同意。當天傍晚,他將這只吃飽喝足的金絲燕放歸山林。

  一夜無事。

  第二天一早,剛起床的林斌聽到一陣熱鬧的鳥叫聲。他推門出去一看——不但昨天那只金絲燕回來了,而且還帶來了一群金絲燕,共有30多只。從此,基地的網敞開了。2014年12月,陸續有野生金絲燕來基地過夜;2015年初,其中開始有野生金絲燕筑巢。

  怎樣給野生金絲燕找一個更好的地方“安家”?

  經過尋訪和比對,三亞鹿回頭、水稻公園等地進入科研人員的視野。

  林斌和石旺鵬都認為,三亞鹿回頭是臨海半島,有海拔275米的山峰,比位于亞龍灣森林公園北麓的三亞金絲燕試驗基地偏南、距海近,受冷空氣影響小,且比水稻公園面積要大,更利于招引野生金絲燕“安家”。

  于是,一份《三亞西南沿海金絲燕種群恢復與燕窩研發》的項目報告,遞交給海南省科學技術廳。這個省級重點項目于2018年2月獲得批準,由中國農業大學、海南省大洲金絲燕研究所、三亞鹿回頭旅游有限公司合作實施。

  在三亞鹿回頭,他們利用閑置建筑物,從聲音、光線、濕度、溫度、氣味等方面進行生物技術模擬,建設了與野生金絲燕生活環境相似的模擬“山洞”,吸引野生金絲燕棲息、繁衍。

  近日,海南日報記者與林斌來到了位于鹿回頭半山腰處的“燕屋”,就像走進山洞似的一片黑暗,只留一個窗戶供金絲燕出入。“這就是模擬‘山洞’。”他說,通過播放金絲燕鳴叫的錄音引起它們的注意,并在黑暗的屋頂設置一些凹槽木板,便于它們筑巢。

  林斌介紹,2018年10月18日,鹿回頭模擬“山洞”建成,到12月18日晚發現有一對野生金絲燕棲息過夜。“野生金絲燕先是考察,進來看了就走,并不住,兩個月后,才有一對試住。”林斌回憶道。

  到2019年4月,野生金絲燕終于開始在鹿回頭模擬“山洞”筑巢。截至8月初,這里共發現20只野生金絲燕,已筑巢5個。

  回歸意義何在——

  燕子關涉大環保 燕窩或成新產業

  蔣林說,金絲燕在覓食和飛回棲息地時都有一定的規律,尤其是飛行時會避開有煙霧和塵埃的地區。

  這種特長,客觀上使金絲燕的出現和活動,成為生態環境的“晴雨表”。

  如今,野生金絲燕在三亞安家,由最初的兩只,到現在的20只。基于金絲燕覓食和活動范圍廣的規律,可見三亞的生態環境質量正在提升。

  “野生金絲燕回歸三亞,體現了三亞生態環境趨好,它們的回歸還能更好地保護生態環境。”石旺鵬介紹。

  蔣林經過觀察發現,金絲燕每天的進食時間是早上和傍晚。它們白天長距離地飛行覓食,捕蟲能力強,食量也大。金絲燕一天內能來回飛行近20公里尋找食物,主要的食物是蝗蟲、飛蛾、白蟻、跳蚤等。

  金絲燕捕食害蟲的能力有多強?從植物保護專家的一份測算中可窺一斑,一般而言,平均每只成年金絲燕每天捕食飛蟲量約7000只。隨著金絲燕的繁育量增長,既能有效促進生物多樣性,又能防治農作物和森林的病蟲害,有利于推廣生物技術防蟲,這對三亞乃至周邊地區生態效益都有重要的意義。

  “按照設計,鹿回頭模擬‘山洞’可容納2400只金絲燕居住,按成燕每天捕食飛蟲約7000只計,年消滅飛蟲約6000公斤,相當于保護水稻田120萬畝。同時,還可向周邊市縣推廣應用。”林斌說。

  講到金絲燕,很多人并不了解,但與它相關的燕窩,卻婦孺皆知。每次產卵前,雄雌爪哇金絲燕都會重新筑巢,巢是它們嘴中膠粘狀的分泌物,這就是名貴滋補品燕窩,含有豐富的唾液酸等營養。目前我國燕窩主要靠進口,海南金絲燕所能產生的經濟價值非常可觀。

  林斌介紹,采收燕窩需要遵循自然規律,即讓雛燕長大飛走才能采摘,否則對其成長有影響。當然,如果不采收也是一種浪費。因為,成年金絲燕再次繁殖時,并不會居住在以前的燕窩里,而是在原窩上重新筑巢。

  作為華僑的泰國燕窩研究中心主任張孟文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,對三亞地區有望發展燕窩產業表示看好。

  對此,石旺鵬表示,實施金絲燕項目研究,將結合種群恢復、保護生態環境等實際,促進海南熱帶農業基地與觀光農業等產業融合發展。(記者 易宗平)

[責任編輯: 周淑儀 ]
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882016
快乐假日试玩
哈尔滨麻将攻略技巧 微乐吉林麻将下载安装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 球探nba比分数据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股票开盘交易时间 大连娱网棋牌官方网站 广西快3遗漏数据查询 快乐飞艇开奖记录 体彩6+1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送10元以上的彩金? 湖北十一选五 预测号码推荐 忆融速配 国家福利彩票快乐8违法吗 大圣娱乐微信二维码